大批纸厂原纸降价达200元吨!纸价或进一步下跌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特种纸动态

近日,大批纸厂下调原纸价格,降幅30-200元/吨。同时,玖龙纸价下调100-200元/吨、理文包装纸利润下滑,有金融机构认为纸价将进一步下跌。在产能过剩时代,降价促销手段首次失灵。产量与价格的上升之路都堵死,还有救吗?

山鹰、永丰余、金洲、银洲等大批纸厂下调原纸价格,降幅30-200元/吨

近日,福建山鹰、江苏扬州永丰余、广东东莞银洲、广东东莞金洲等大批纸厂下调箱板纸、瓦楞纸、白板纸等原纸价格,幅度多在30-200元/吨。

箱板纸:报价下降30-150元/吨

1、江苏太仓玖龙含税电汇出厂:价格降150元/吨。

2、江苏丹阳长丰含税现金到周边厂:报价降50元/吨。

3、江苏扬州永丰余:报价降50元/吨。

4、福建泉州玖龙含税电汇出厂:报价降100-150元/吨。

5、山东临沂利华含税现金出厂:报价降50元/吨。

6、天津玖龙含税电汇出厂:报价降100元/吨。

7、河南新密恒丰含税现金出厂:报价降30元/吨。

8、河南太康龙源含税现金出厂:报价降100元/吨。

9、广东东莞银洲含税现金出厂:报价降50元/吨。

10、广东东莞泰昌现金出厂:报价降50元/吨。

11、广东东莞玖龙含税电汇出厂:报价降0-150元/吨。

12、广东东莞金洲含税现金出厂:报价降50元/吨。

13、重庆玖龙纸业含税电汇出厂:报价降0-150元/吨。

瓦楞纸:报价下降30-200元/吨

14、浙江嘉兴大华含税现金出厂:报价降50元/吨。

15、江苏太仓玖龙含税电汇出厂:报价降150元/吨。

16、福建山鹰含税电汇到厂:报价降100元/吨。

17、福建泉州玖龙含税电汇出厂:报价降150元/吨。

18、江西上饶华龙含税现金出厂:报价降50元/吨。

19、山东临沂利华含税现金出厂:报价降50元/吨。

20、山东丰源中科含税现金出厂:报价降100元/吨。

21、天津玖龙含税电汇出厂:报价降150元/吨。

22、河南新密恒丰含税现金出厂:报价降30元/吨。

23、河南太康龙源含税现金出厂:报价降100元/吨。

24、广东江门桥裕含税电汇出厂:报价降50元/吨。

25、广东东莞上隆含税现金出厂:报价降50-100元/吨。

26、广东东莞玖龙含税电汇出厂:报价降100-200元/吨。

27、重庆玖龙纸业含税电汇出厂:报价降50元/吨。

28、四川丹棱万平纸业含税承兑到厂:报价降50元/吨。

白板纸:报价下降100-160元/吨

29、浙江金华丁丁实业承兑出厂价:报价降160元/吨。

30、江苏太仓玖龙含税电汇出厂:报价降100元/吨。

31、江西上饶顺丰含税现金出厂:报价降150元/吨。

32、江西上饶顺达含税现金出厂:报价降100-150元/吨。

玖龙纸价下调100-200元/吨、理文包装纸利润下滑,纸价或将进一步下跌

3月12日开始,玖龙纸价也下调了100-200元/吨。

玖龙牌牛卡和海龙牌牛卡优惠150元/吨,地龙牌牛卡和再生牛卡优惠100元/吨,芯纸50/70克优惠200元/吨,其他芯纸优惠100元/吨,涂布牛卡优惠200元/吨,其他牛卡价格不变。

纸价猛回头,可以说是非常吻合现行的市场形势。

一方面,当前处于行业淡季,市场需求不足,再加上国内外复杂的贸易关系,不少包装厂都面临着订单不足的情况。另一方面,自年后开工以来,新增项目逐步投产,加剧了产能过剩。

再加上纸厂常挂在嘴边的主要原料——废纸,近日更是绿成一片,价格不断下跌。外废中日废的价格也创下了5年新低。

需求、产能、成本三管齐下,纸价不得不降。

另外,3月11日,理文造纸公布了其2018年业绩。

截至2018年底,理文造纸的包装纸业务收入为271.56亿港,同比增长约17.55%,约占总营业收入的84%,是公司营业收入最主要驱动力。但其利润却在下跌:营业利润实现收入为54.56亿港,同比下滑约9.67%。

引用理文造纸管理层的说法,农历新年后行业需求转弱,本地纸价及废瓦楞纸板价格均有所下跌,管理层更认为“隧道尽头并没有光”。管理层的说法与该行分析一致,并认为纸价将进一步下跌。

产能过剩,降价促销首次失灵!

产量与价格的上升之路都堵死了,还有救吗?

纸价经过2017年的暴涨,所以暴跌;又经过了2018年暴跌,今年又喊着要涨。今年一开年就涨过了,现在玖龙又“带领”大批纸厂喊跌。

为什么纸品行业总喜欢捣鼓涨价的游戏?

因为,涨价是改善经营状况最快的手段。

销售额=产量×价格。

当需求不足,产量无法提升时,就提价。所以,行业内喊涨价的架势,总是锣鼓喧天。却未曾想,涨价也是最容易破灭的游戏。

悲惨的却是,时至今日,降价求单也好,割肉喂鹰也罢,订单量总还吃不饱。在产能过剩时代,降价促销手段,在改革开放40年来首次失灵。

需求下降,所以产量下降。

产量不增,过不了盈亏线。

价格上涨,还是会再跌回。

降价求生,订单依然不增。

关键是还总体拉低了行业价格,陷入恶性竞争。销售额=产量×价格,产量与价格的上升之路都堵死了,这还有救吗?

  • 纸路人微信订阅号
  • 扫一扫关注我们
  • weinxin
  • 纸路人微信订阅号
  • 扫一扫关注我们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